印章岂能给钱就刻?
2020年11月20日 闵佳 本报    热度:467
[字号   ]
资料图片
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

  □全媒体记者闵佳

  2018年7月至11月,襄州区某汽车公司两名销售顾问在销售汽车的过程中,为了帮助客户开具收入证明、房产证明,均联系在襄州区光彩市场从事伪造印章业务的女子丁某,要求雕刻印章6枚(其中3枚村民委员会印章)。丁某将上述刻章业务微信发送给男子某甲。某甲和妻子某乙遂共同伪造了上述6枚印章。两名销售顾问用伪造的印章为客户办理了业务。

  2019年2月16日,一名男子(另案处理)为了实施诈骗犯罪,微信联系丁某,要求雕刻印章,丁某联系某甲,某甲伪造了印章。

  2019年4月8日,一名保险公司工作人员在办理保险的过程中,因投保人和缴费人不一致,公司无法入账,为了公司入账方便,联系丁某要求雕刻印章2枚。丁某再次将业务交给某甲,某甲伪造了上述两枚印章。保险公司工作人员用伪造的印章办理了团体保险合同。

  案发后经湖北东湖司法鉴定所鉴定,送检的上述9枚印章与供比对样本印文不具有同一性。除第一被告丁某外,其他的被告人均聘请了辩护律师。

  湖北春园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姜接受襄州区法律援助中心的委托后,开始为丁某辩护。她及时到法院阅卷,多次会见丁某,为其讲解刑法及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和伪造公司、企业印章罪的有关法律规定,听取丁某陈述的相关案情,参加庭审,发表辩护意见,并不厌其烦地对丁某进行普法教育,让其深刻认识到犯罪行为的危害性。

  李姜律师在完整了解相关案情后认为,公诉人指控的受援人丁某犯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和伪造公司、企业印章罪的罪名没有问题。但是,她对该案的部分事实有异议,理由是:公诉机关指控丁某伪造三枚村民委员会印章,但村民委员会既不是国家机关,也不是人民团体,既不是公司,也不是企业;虽然伪造村民委员会印章有社会危害性,但不符合《刑法》第二百八十条规定的犯罪对象和构成要件。且被告人丁某具有接到民警电话通知后主动到案自首、是初犯偶犯、有年幼小孩需要照顾等法定和酌定从轻处罚情节,应从轻处罚。

  襄州区人民法院经过审理,并结合案件的具体事实、性质、情节和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及受援人丁某的认罪态度,最终采纳了李姜律师的部分辩护意见,遂判决丁某犯伪造国家机关印章罪,伪造公司、企业印章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,并处罚金3000元。

  法援律师李姜:

  需加大普法力度

  我在和受援人丁某交流沟通的过程中发现,她不明白私刻印章是违法犯罪行为,对该罪名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也不清楚。

  丁某法律意识淡薄,才做出了违法犯罪的行为。丁某是一名很有代表性的人物,反映出普法教育跟不上社会发展。

  现在社会上仍有很多人的法律意识不强,甚至有人知法犯法。这需要长期加大普法教育的力度,从思想源头上有效遏制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。

打印】【关闭
本版新闻列表
    热点图片新闻
    主办: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 承办:襄阳日报传媒集团
    联系电话:0710-3550960 E-Mail:xfnews@163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0 hj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