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北省抗疫先进事迹报告会襄阳专场发言摘登
见证中国速度 感受中国力量
2020年10月16日 杨东 本报    热度:501
[字号   ]
中建三局火神山医院项目指挥部临时党委副书记 赵军
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心内科副教授 周宁
武汉市公安局江岸分局新村街派出所副所长 邵玉春
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

  1月23日,接到参加火神山医院建设的电话,我立刻动身,赶到了工地现场。两天后,大年初一,我们又接到通知,要承建一座规模更大的雷神山医院。

  建设医院的消息很快在中建三局内部传开了,工作群、朋友圈全部刷屏,“我是党员,我带头”“我在湖北,我请战”“我在武汉,马上到”。这些话,给了我们莫大的信心。

  项目进场第三天,工地急需安装工人,而当时湖北省内的工人已经调集完了。怎么办?晚上12点,中建集团紧急调集人员。8个小时后,第一批从全国各地驰援的500名工人就全部到岗。短短几天,4万多名建设者火速集结。

  湖北省、武汉市全力支持,开辟绿色通道,保障项目建设。一批批“国家队”来了,许许多多的民营企业也来了。他们源源不断向武汉送货。很快,4900多个箱式房、2500多台大型设备、20万平方米防渗膜、400多万米电线电缆从全国各地汇集到工地。

  在物资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同时,施工也在不分日夜地进行。常规需要至少两年的工期,分别压缩到了10天和12天。

  连续作战,不眠不休,对我们是一场生理和心理的极限大考。

  有一天,指挥长看到工地上还有一块地没有按期完成场平,当场就对负责人饶方平发了火。饶方平没有一句怨言,红着眼,说了一句话:“今晚要是干不完,就把我埋在这!”事后我们才知道,当时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过眼。

  为了完成供氧系统焊接,有位名叫程丽的女同志,带着特级焊工组成的突击队,一干就是三天三夜。指挥长对他们大吼:“别干了,再这样下去,要出人命了!”

  火神山医院交付的前夜,需要紧急加装淋浴设施。正在现场指挥安装的蔡革华,突然接到妻子的电话:“爸妈都感染了,你怎么还不回来!”蔡革华忍不住蹲在地上嚎啕大哭。几分钟后,他擦干眼泪,再次出现在了安装现场。

  2月2日,火神山医院终于交付。从2月4日收治第一批患者,到4月15日双双关闭,火神山、雷神山医院累计治愈患者4879人,为武汉实现从“人等床”到“床等人”的根本转变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  9月8日,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专门提到“用10多天时间先后建成火神山医院和雷神山医院”,并向为这次抗疫斗争做出重大贡献的广大工程建设者致以崇高敬意。

  从36年前创造“三天一层楼”的“深圳速度”,到如今创造“十天建成一座医院”的“中国速度”,这是一家企业听党召唤、使命必达的速度,更是中国人民众志成城、不懈奔跑的速度!

  (全媒体记者韩犁夫 实习生李诗帆整理)

  与死神赛跑的“生命特战队”

  我是心血管内科医生,也曾是一名新冠病毒感染患者。

  在同事的帮助下,我开始自我隔离治疗。4天后,症状渐渐好转。而那时的武汉,几乎所有医院的发热门诊都爆满了。

  我用手机敲下隔离治疗经历,发布在微信公众号上,阅读量超过1500万。有人说:“看了你的文章,心里安定了许多。”

  但我知道,自己的战场不在网上。

  隔离期一结束,我立刻打电话请战。

  第二天,我作为第一批医务人员来到同济医院光谷院区,开始收治新冠肺炎重症病人。

  医院成立多学科联合的重症治疗攻关团队,全流程守护,24小时待命。病友们说,这是与死神较量的“生命特战队”。

  我成为特战队的一员,担任护心小分队负责人。

  在ICU工作的52天里,50岁的患者老程,让我印象深刻。

  2月12日,老程转入ICU病房,生命垂危。只要处在清醒状态,他就把眼睛睁得大大的,他说:“怕一闭眼就再也睁不开了。”

  老程的坚强,深深打动了医护人员。大家都憋着一股劲,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,也要付出百分之百的努力。

  当时,在危重症患者救治中,使用ECMO的经验十分匮乏。经过讨论,我决定尽快给老程实施ECMO治疗。如果不去拼死一搏,老程几乎生还无望。

  功夫不负有心人。2月27日11时30分,老程成功撤除了ECMO。那一刻,我忍不住欢呼起来:“你活过来了!”

  老程一个人的救治,几乎动用了同济医院所有的医疗力量,而这样的事,在同济医院、在武汉、在湖北,每天都在发生着。

  战斗中,让我尤为钦佩的是护士们。

  一天深夜,危重病人老杜的EC-MO管道突然出现大量血栓而不得不暂时停机,必须尽快更换管道,他才有一线生机。

  刚刚交班准备休息的护士张盼盼二话不说,穿上防护服返回ICU,迅速为病人更换了ECMO管道,老杜的“生命线”再次被接通。

  像张盼盼这样的“90后”护士还有很多,他们平时打打闹闹像孩子,但关键时刻,就变成了勇敢的战士。

  这场战“疫”大考,既是压力极限测试,也是心灵净化洗礼,既然选择了一身白衣,就要担负起这份责任,以真情回报真情,用生命护佑生命。

  (全媒体记者韩犁夫 实习生李诗帆整理)

  选择无畏只因头顶警徽

  1月21日,在家调休的我接到警队指令,我撇下特地从老家来陪我过年的父母,当天就回到大智街派出所。

  服务群众是警察的天职。协助社区转运“四类人员”的任务很快下达到派出所,从刚参警的年轻人,到快退休的老民警,没有一个人退缩。

  所里挑选出包括我在内的7名民警,组成“党员突击队”,执行这次任务。

  1月30日,农历正月初六,我和所长刘远杰、辅警姚金龙一起,来到泰宁社区执行任务。忽然,不远处的一栋居民楼里传来急促的呼救声。

  我们循声冲了过去,爬了几层楼,只见一位老人瘫坐在台阶上,艰难地喘着气。身旁站着的婆婆告诉我们,她的老伴周爹爹咳嗽发烧好几天了,想去医院看看,可刚出家门,就瘫在了地上。

  几天的转运经历和直觉告诉我,老人很可能被感染了。

  来不及多想,在同事的帮助下,我把老人背了起来。

  由于老人已近昏迷,我身上的防护服也很滑,老人的身体一直往下坠,每走几步,我就不得不停一停,蹲一蹲,再往上托一托,贴身衣物和警服都汗透了。

  从楼道到转运车不过几百米,我们足足走了十几分钟。

  从1月29日到2月14日,武汉公安共协助街道、社区收治隔离“四类人员”14334人,当时冲在转运第一线的人民警察千千万万,而我不过是其中的普通一员。

  我的同事赵勇,疫情发生时,他5次请缨要求参与转运任务,被拒绝后,他又去找所领导,“不让我参与转运,我驻守辖区隔离点总可以吧”。后来我们才知道,老赵在社区值守时,他87岁的老父亲正卧病在床。

  并不是每一次出征都能凯旋,并不是每一次分别都有团聚。面对肆虐的疫情,我和战友们总是闻令而动、冲锋在前,甚至付出宝贵的生命。

  和平年代,人民警察队伍是牺牲最多的队伍。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阻击战中,全省共有6名民警、2名辅警献出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每一位人民警察在入警时,都曾庄严许下“勇于担当作为、甘于牺牲奉献”的誓言。作为其中一员,我愿和千千万万战友一道,以生命赴使命,以大爱护人民,擦亮守护蓝,幸福千万家。(全媒体记者彭艺唯 实习生张颜整理)

  (本版图片由全媒体记者杨东摄)

打印】【关闭
本版新闻列表
    热点图片新闻
    主办: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 承办:襄阳日报传媒集团
    联系电话:0710-3550960 E-Mail:xfnews@163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0 hj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