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白铜鞮》:独具襄阳特色的歌舞(上)
2020年05月22日 周平 本报    热度:659
[字号   ]
梁武帝像(资料图片)
沈约像(资料图片)
昭明台(资料图片)
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

  “落日欲没岘山西,倒著接篱花下迷。襄阳小儿齐拍手,拦街争唱《白铜鞮》……”奔放的语言、洒脱的诗句,令人钦佩。这首广为流传的诗歌是我国古代著名的浪漫主义诗人李白所作的《襄阳歌》。诗中提到的《白铜鞮》,是一种古乐府的曲牌名。此外,位于襄阳城中的铜鞮巷,襄阳人也耳熟能详。在古代,“铜鞮”一词一度成为襄阳的象征。

  本期《深读》,特邀请襄阳市文联副主席,襄阳市作家协会主席涂玉国为大家解读襄阳古代独特的歌舞——《白铜鞮》。

  记者:在《襄阳歌》中,李白提到的《白铜鞮》是一个曲牌名,请详细讲解一下《白铜鞮》。

  涂玉国:《白铜鞮》是一种古乐府的曲牌名,是在襄阳民歌的基础上加工创作并形成定制的一种歌舞形式,且是在襄阳地方民间歌舞基础上培育定型而成的独特的歌舞,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,并在一段时间内成为宫廷雅乐,广为流传。

  《襄阳白铜鞮》,又作《襄阳白铜蹄》《铜鞮谣》《铜鞮歌》《白铜鞮歌》《襄阳白铜歌》等,是从《襄阳蹋铜蹄歌》演化而来的,最初由梁武帝萧衍创作而成。所以,我认为,一首儿歌助其成就帝业,萧衍感恩改制《白铜鞮》。

  据《辞源正续编合订本》解释,铜鞮,曲名。(乐府解题)都邑二十四曲,有《白铜鞮歌》,亦曰《襄阳白铜鞮》。

  据乾隆版《襄阳府志·古迹》载:“梁武帝为雍州刺史时,有童谣云‘襄阳白铜鞮,反缚扬州儿’。及代齐称帝,以斯谣为受命,瑞乃造《铜鞮歌》(一曰《白铜鞮》)。李白诗‘襄阳小儿齐拍手,拦街争(齐)唱《白铜鞮》’是也。”郭茂倩《乐录》载:“本襄阳《蹋铜鞮》,梁武帝西下所作。《玉台新咏》所载两首皆沈约和《白铜鞮》,即太白所谓襄阳小儿齐拍手,拦街争唱《白铜鞮》者也。”这些都是实证。

  记者:一代皇帝萧衍是如何与襄阳结缘的?

  涂玉国:这与梁武帝萧衍经略襄阳,并从襄阳起家,一举攻占南京,建立梁朝有关。

  对襄阳人来说,梁武帝这个名字并不陌生。在襄城十字街高高耸立的昭明台,就是纪念他长子昭明太子——萧统的建筑。如今,昭明台已成为襄阳古城的标志性建筑,成为襄城城市布局的中心,在襄阳古城中心区域内,城市建筑的空间高度不得超过昭明台。

  梁武帝萧衍(464年—549年),字叔达,是萧何的第二十五世孙,江苏丹阳人。他因家庭背景关系,加上本人聪慧、才华横溢,从政后在南齐晋升很快。

  公元487年秋,北魏军队攻打南齐,接连攻占新野和南阳,大军直逼雍州。齐明帝萧鸾派萧衍、崔慧景等人领兵增援雍州。第二年春,萧衍的军队在邓城附近被北魏的几万铁骑包围,战败后退守襄阳才站住脚,之后被委任为雍州刺史。

  据《襄阳县志》载:南北朝时期,宋元嘉二十六年(449年),划出荆州的襄阳、南阳、顺阳、新野、随等五郡为侨置雍州的实土,州治设在襄阳城内,南齐沿仍。《通典》载:“雍州,襄阳也。《禹贡》荆河州之南境,春秋时楚地,魏武始置襄阳郡,晋兼置荆河州。宋文帝割荆州置雍州,号南雍。魏、晋以来,常为重镇,齐、梁因之。”

  襄阳南山北水,易守难攻,土地肥沃,物产丰富,萧衍在镇守襄阳期间,实力得到迅速增强,为他此后走上帝位打牢了基础。

  记者:请谈谈萧衍与《襄阳白铜鞮》的关系及《襄阳白铜鞮》制作过程。

  涂玉国:萧衍镇守襄阳期间,发生了一件事儿,促成萧衍创作了后来的《襄阳白铜鞮》。

  据《隋唐》记载:“梁武帝之在雍镇,有童谣曰‘襄阳白铜蹄,反缚扬州儿。’识者言铜蹄谓马也,白,金色也。及义师之兴,实以铁骑,扬州之士皆面缚,如谣言。故即位之后,更造新声。帝自为之词曲,又令沈约为三曲,以被管弦。后人改蹄为鞮,未详其义。”

  这个典故,很多正史中都有记载,应该可信。如《襄阳府志·古迹》(乾隆版)、《隋书·乐志》、郭茂倩《乐录》中都记载了这个故事。

  在过去战争中,很多将帅在开战前要祭旗祷告,并且还要找一个借口,往往说自己是义师,是替天行道等,萧衍也不例外。据记载,梁武帝晚年还创作了《涅萃》《净名》《三慧》等数百卷佛学著作,并且对道教也颇有研究。他听了这些童谣之后,认为上天在预示着他的将士将攻占扬州(古时天下分为九州,扬州为其一,管现在的江苏等地,当时的建康也归扬州管辖),取得天下。当然,这首歌谣也可能是梁武帝自己安排人散布出去的,以表明他自己是顺天应势的,起兵就有了理由。

  而当时还有一个背景就是,齐明帝萧鸾病死后,他的儿子萧宝卷即位,这就是历史上无能的东昏侯。萧宝卷除了生活奢靡外,还经常残杀大臣,导致人心背离。他还派人刺杀萧衍,从而激怒了萧衍。

  听到这首童谣后,萧衍认为时机成熟,便招兵买马,联合义师,起兵征讨东昏侯。萧衍铁骑所向披靡,一举攻占建康(今南京市),建立帝位,应验了襄阳童谣里的话。

  梁武帝自幼聪明过人,还是一个文艺杂家,诗词曲赋、经史子集无不精通,并与谢朓、沈约等人合称“竟陵八友”。特别是在乐府创作上颇有建树。《隋书·音乐志》上说:梁武帝“既善钟律,详悉旧事,遂自制定礼乐”,如“鼓吹,宋、齐并用汉曲,又充廷用十六曲”,梁武帝“乃去四曲,留其十二,合四时也。更创新歌,以述功德”。而萧衍任雍州刺史时,就创作了很多拟乐府诗,如《芳树》《有所思》《临高台》等。

  萧衍称帝以后,时常想起当年镇守襄阳时听到的儿歌,因为这首儿歌为他称帝起到了“催化剂”的作用,便怀着感恩的心,对襄阳儿歌进行改造,创作了新的乐府——《襄阳蹋铜蹄歌》,现留传有三首。内容是:

  其一

  陌头征人去,闺中女下机。

  含情不能言,送别沾罗衣。

  其二

  草树非一香,花叶百种色。

  寄语故情人,知我心相忆。

  其三

  龙马紫金鞍,翠毦白玉羁。

  照耀双阙下,知是襄阳儿。

  萧衍在创作之后,觉得不足以表达对襄阳的思念与感恩之情,又下令让自己的爱臣沈约和诗三首,并让他制成曲目,配上舞蹈,加以传唱。

  沈约(441年—513年),是南朝史学家、文学家、音乐家。沈约接旨后,当即奉和了三首《襄阳蹋铜蹄歌》:

  其一

  分手桃林岸,送别岘山头。

  若欲寄音信,汉水向东流。

  其二

  生长宛水上,从事襄阳城。

  一朝遇神武,奋翼起先鸣。

  其三

  蹀鞚飞尘起,左右自生光。

  男儿得富贵,何必在归乡。

  在一代皇帝的力倡下,一代名相制曲,《襄阳白铜鞮》从民间,走进宫廷,从而传唱天下,襄阳也因之而名声大噪。(全媒体记者周平整理)

打印】【关闭
本版新闻列表
    热点图片新闻
    主办: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 承办:襄阳日报传媒集团
    联系电话:0710-3550960 E-Mail:xfnews@163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20 hj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