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端午
2018年06月13日 梁灵芝     热度:1086
[字号   ]

  □梁灵芝

  村前是条河,水面宽时达二里,窄时两岸打桩拴绳,拽条绳子可过。两岸小麦收完插水稻,稻子割了种小麦,间杂几方荷塘。坡地不长竹子,洼地不生芦苇。所以,端午节里鱼常吃,粽子却不多见。

  乡亲们刚打过一场麦收仗,立马投入到抢种玉米、芝麻、绿豆等秋杂拌儿中。还没垒瓷实埂子蹚平水田插上秧苗儿,老槐树上黄鹂鸟一声紧一声地催促“接你姐姐过端午……接你姐姐过端午……”,听得人心里美滋滋的。

  每到端午,不管再忙,父亲总会在端午的前一天挑着夕阳挑着划子船下河,避开水草在河近岸的地方下网。待到端午的大清早起网,多多少少总能网住些大大小小的鲫鱼、翘嘴白……吃不了送亲邻。所以,我家端午节桌上从不缺鲜鱼。肉呢?村里若有端午节杀猪的就帮衬着割斤把子,父亲抽出身上街的情况不多。“人误地一墒,地误人一季。”庄稼人都认这个理。

  村后的沟埂子上长满了艾草,割艾草要赶在太阳出来前趁露水。在我枕着炊烟梦里舔舌头时,母亲割回来的艾草挂满了堂屋门、厨屋门及每一个窗口。这些艾草要管一年,人若头痛脑热,熬一锅艾水,拿布单子罩了熏蒸,出一身热汗就好了。牛羊生崽儿,也要燃把干艾草,吹灭了明火对着懵懂的幼崽口鼻一阵猛熏,熏得幼崽连着打几个喷嚏摇晃着走开。经艾香祛风的牛羊不生病,长得快。

  我自小贪睡,在锅铲子的碰撞声里睡得更香。母亲喊醒我们一个个时,桌子上早摆上竹编的小饭筐,筐里装着艾水煮出来的咸鸡蛋、大独蒜。鸡蛋不多,一人分得两个,也有三个的时候。多的是大独蒜,母亲要我们多吃些,蚊虫就不会咬我们,头上也不会长大火包。弟弟枕头下不存粮,三口两口把面前的鸡蛋一扫光。我吃一个,总要留一个,免得看到同学们拿出鸡蛋显摆时眼气。

  村里有我的姨,和母亲是同宗姐妹,闲时结伴回娘家。姨家只有两个孩子,公公还是前清时的私塾先生,教了一辈子书。因此,姨家过得活泛。记得端午节早上,姨都会端一葫芦瓢鸡蛋给我们四兄妹送来。我们那快乐就甭提了。

  按我们鄂西北的风俗,端午节里很隆重。出嫁的女儿要接回娘家,不到一岁的小外孙儿也要接到姥姥家。沿袭到后来,还要接没过门的儿媳过节。每到端午的前一天,乡路上都是成双成对的年轻人,背满菜蔬带孩儿的小夫妻。忙过了麦收,一家人炒几个小菜,来壶家酿的米酒,坐在石榴花开的院落里,清风拂来,枣花飘香。乡下人家知足而乐陶陶。

  很多年没在老家过端午节了,非常怀念。怀念木槿花映窗的老屋,怀念四兄妹各趴在小蛤蟆桌上筷子碰撞出来的笑声,怀念有了孩子的我们兄妹回父母家过端午的寻常小幸福……

打印】【关闭
本版新闻列表
    热点图片新闻
    主办: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 承办:襄阳日报传媒集团
    联系电话:0710-3550960 E-Mail:xfnews@163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8 hj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