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别墅大盗”现形记
蒙面男子先后潜入十多家别墅盗窃,保康警方追踪调查一年多,终于在本月初将他抓获
2017年08月12日 欧阳智慧 黄金晶 本报    热度:2694
[字号   ]
犯罪嫌疑人盗窃时使用的头套
民警从犯罪嫌疑人家中搜出的剧毒药物
点击图像浏览高清图

  □通讯员欧阳智慧 全媒体记者黄金晶文/摄

  近年来,一个与“蜘蛛侠”形象类似的人时常出现在深夜的保康:他专挑装修漂亮的别墅下手,徒手攀爬入室行窃,作案时都戴着一个头套。

  2015年以来,这个“别墅大盗”在保康辖区作案15起,被盗财物价值60多万元。

  今年8月初,保康县公安局在历经20多个月的侦查后,成功将这名犯罪嫌疑人张明抓获归案,由此破获该县系列别墅被盗案15起,被盗财物价值高达60余万元。

  8月9日,记者在保康县公安局了解到这一系列案件的侦破经过。

  山间别墅频频被盗最多一户损失20万元财物

  保康县是襄阳市唯一的全山区县。在山间盖别墅居住,是当地富裕人家最喜欢的生活方式。可近两年来,这种代表富足的房屋,却屡屡成为小偷下手的对象。

  2015年12月25日,保康居民周某家中的别墅被人入室行窃,盗走现金2万余元。

  2016年4月,周某家中再次被盗,这次被盗现金18000多元。同年5月、6月、12月,保康居民余某、田某、张某家中别墅先后被盗,损失不等。

 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,保康县内共发生同类别墅被盗案件15起。其中,损失最严重的是一户王姓居民,家里保险柜被人偷走,里面有1万多元现金和价值近20万元的钻戒、名表。

  这引起了保康警方的高度重视。第一起案件发生后,该县公安局刑侦大队被指令开展调查工作。

  刑侦大队教导员邓以强告诉记者,警方通过调查发现,被盗别墅大多装潢高档,多处装有监控探头,甚至拍下了盗贼的身影,“从监控视频里看,这个小偷个子不高,身材偏瘦。他每次作案时都戴一个自制头套,手上戴手套,不穿鞋子、只穿袜子。我们据此推断,此人有很强的反侦查能力,可能有前科。”

  根据种种线索,民警逐步缩小侦查范围。在对近300名类似人员的不断排查中,一名男子进入了民警的视野。

  张明,1989年出生,初中文化。2011年,他曾因盗窃被刑事拘留。此人在别墅被盗系列案件发生期间,一直在保康生活。

  身材、年龄、经历等方面都符合犯罪嫌疑人特征,警方遂将张明列为重点嫌疑对象。就在此时,又一栋别墅的被盗印证了民警们的猜测。

  追踪调查一年多 警方在嫌犯自尽前一刻找到他

  今年8月2日凌晨2点多,家住紫薇山上的祁某发现有人爬入了自家别墅。他赶紧喊起妻子,一起追赶小偷。一番拉扯后,小偷还是逃走了,夫妻两人身上都被抓伤了。

  事发后,祁某很快报警。民警到达现场后发现,小偷因逃跑匆忙,将一个头套、一部手机留在了现场。警方调查手机的实名认证信息,确认机主就是张明。

  至此,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基本确定。8月3日晚10时,保康刑侦大队侦查员许祖波、杨雷等人将张明抓获。

  落网后,张明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。

  据他交代,之所以专挑别墅下手,就是看中了这些居民经济条件不错。为了能顺利得手,张明通过网络“学习”了多个破案节目,从中学会了戴头套遮挡面部、穿袜子掩盖足印等技巧。他的标志性头套,也是他用自己的秋裤改制而成。

  每次潜入别墅后,张明只偷现金和值钱的财物,得手后就赶紧将财物变现,用于偿还欠下的赌债。在王姓居民家中盗得的保险柜,被张明带到偏僻地带,再用锤子砸开,价值近20万元的手表、戒指被他以2万元的价格卖出。

  张明落网后,民警在他的住所发现了一瓶敌敌畏、10盒老鼠药。

  这些剧毒药物是干嘛的?张明的回答让现场民警大吃一惊:“这些药是给我自己准备的。如果不是被你们抓住,我今天晚上就准备吃药自杀。”

  随后被搜出的遗书也证明,张明所说属实。

  深陷网络赌博无法自拔 28岁小伙儿悔恨交加

  8月9日,在保康县看守所,记者见到了28岁的张明。

  他看上去很秀气,说话也低声细语。如果不是累累作案记录,大家根本无法把这个年轻小伙儿跟“别墅大盗”扯上关系。

  让张明从一个普通年轻人沦落为犯罪嫌疑人的,就是网络赌博。“几年前,我跟朋友一起玩上了网络赌博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。每次赌都会输,输了又想捞回来,就去借高利贷。结果,几年下来欠的钱越来越多。如果不去偷,我就会被一直追债。”张明说,因为欠债太多,他的家人也受到债主骚扰,不久前,债主还给他的母亲发去威胁短信。

  一边是欠下的高利贷迫使他不断去偷,一边是愧对亲人、内心充满自责。夹在其中、无比煎熬的张明渐渐失去了生活的信心。他决定,用自杀解决这一切,还给家人一个安宁。

  8月3日,也就是张明被抓的当天,他从街上买回了用于自杀的敌敌畏和老鼠药。在其住所内,张明还给家人写下了一封长达3页的遗书。

  这封遗书上写着:“我欠了外面的账,天天都会有来要钱的,我真的是受不了,不然我也不会走这条路。(自杀)是对我、对家里最好的解脱……我真的想好好做人,可是晚了……爸、妈,我对不起你们……”

  当晚,张明写完遗书后,正准备跟朋友见最后一面,被警方抓获。

  采访的最后,张明告诉记者:“虽然民警抓了我,但我真的很谢谢他们。如果不是被他们抓住,现在我已经做了傻事了。如果有机会,我一定要改过自新,好好做人。”

  (文中人物除民警外均为化名)

打印】【关闭
本版新闻列表
    热点图片新闻
    主办:襄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 承办:襄阳日报传媒集团
    联系电话:0710-3550960 E-Mail:xfnews@163.com
    Copyright © 2002-2017 hj.cn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    襄阳鑫汉江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版权所有